返回顶部
扫二维码
分享
快速流言

杨毅:男篮世界杯申办,中国又赢了
2015-08-08 17:17:46 来源:体坛周报 作者:杨毅
分享
评论
2019年男篮世界杯赛的举办权,又拿在了中国的手中。一周之内,冬季奥运会和男篮世界杯申办双赢,中国体育的声势仿佛连珠炮响。
我不知道,各位关注申办的朋友们(可能有些朋友根本没有关注)在中国赢而又赢的一刻,是怎样的心情。是兴奋的一跃而起,还是像我一样的平静。我平静,不是因为我不开心,是因为我这个人就是一直平静——是因为在我的心里,中国一定会赢。一周之内的连续两次申办,也许是中国体育在申办大赛历史上难度最小的一次挑战。中国面对的两个对手,从冬奥会的哈萨克斯坦(阿拉木图)到菲律宾,在宏大而极速发展的中国面前,都是小国寡民——我并未怀有丝毫的不敬,但这就是事实,国小,人少,市场潜力和赞助商认可度不够,且没有被证明过的举办大赛的经验。在两个申办的战场上,中国如同一架庞然的战车,驶向硬实力明显不足的对手,结果可想而知。
请注意,我一点都没有忽略申办代表团努力的工作和其他部分全力的保障,带着足够的诚意,完成出色的准备和陈述,是你赢得胜利的先决条件。我的两位好朋友,徐济成老师和姚明先后驰援两大战场,两战两捷,用大姚的话说,如同罚球两罚两中,既风尘仆仆,又信手拈来,居功至伟。我的意思是说,任何一个国际组织在决定把顶级规模的大赛放在哪里举办,他们首先考虑的三大问题一定是,第一,硬件条件如何,是否能够在最顶级的硬件设施上给比赛最好的呈现;第二,举办方是否有足够的经验能够证明,他们能够安全、圆满地组织一届大赛,确保万无一失;第三,举办国的市场有多大,能够多大程度地开发本土市场,以及是否能吸引足够多的赛事赞助商。在这三个决策者最关心的问题上,无论是哈萨克斯坦还是菲律宾,都无法在同级别的舞台上与中国一战。申办男篮世界杯的时候,菲律宾国宝帕奎奥作为申办大使站台,与姚明一决高下,两个人的体型,就是胜算的最直观体现。
如果说在申办冬奥会的时候,中国由于在冰雪项目的普及和参与度上确实不够还信心有限,在申办男篮世界杯的时候,中国几乎尽在掌握。菲律宾试图以声势压人,菲律宾申办团是大队人马,上下50多人,用大徐的话说,比中国多去了半个排。在陈述的时候,菲律宾一方也慷慨激昂。但现实就是,当你越有信心的时候,你的表达往往越平和,越娓娓道来。和菲律宾相比,中国不但有硬件的支持和足够的大赛举办经验,也有骇人的数字支撑——中国有3亿人打篮球,我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这个数字,但就像在资本市场上讲故事时提到的用户量,只要你愿意相信。
现实就是,菲律宾人真的热爱篮球,他们也许是世界上最热爱篮球的国家,专注程度甚至超过了美国。在两年前的亚锦赛时,我在马尼拉度过了半个月时间。菲律宾人对篮球的狂热,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而且,那是不分男女老少的狂热。在菲律宾的书店里,有大量的体育书籍,而其中的绝大多数是篮球。在去年,中国放弃购买外卡参加首届男篮世界杯的权利后,菲律宾国内在男篮世界杯的总转播时长世界第一,而收视人数仅次于东道主西班牙。菲律宾人热爱篮球,就像哈萨克斯坦人亲近冰雪,但在体育商业化的这个时代,这些都难以匹敌中国的人数、市场和硬件。
男篮世界杯将在北京、南京、武汉、苏州、广州、东莞、深圳和佛山八座城市共同举办。说到硬件设施的水平,这真是让人叹为观止。广东的四座城市里,三座拥有CBA球队,深圳也即将在今年成为东莞新世纪男篮的新主场。武汉,曾经在2011年举办过亚洲男篮锦标赛;南京,曾经举办过规模如奥运会一般的全国运动会;北京——拥有五棵松体育馆。以中国的城市体量和近年来修建的体育场馆设施,寻找出八座城市举办男篮世界杯,易如反掌。一位体育场馆运营方面的专家告诉我,中国有10座城市的场馆设施足以独立举办奥运会,这在世界舞台上绝无仅有。这不是骇人听闻,数一数过去几年间曾经举办过全国性、亚洲甚至世界性综合运动会的城市,屈指算来,就知所言不虚。
接下来,就是我真正想说的了。一届大赛的举办,有时是民众的期待,有时是政绩的狂欢。各位可以看一看,如此大规模、大范围兴建的顶级体育场馆,在大赛结束之后的命运如何?在我们这个既没有系统的学校体育,也没有真正的职业体育的国度里,这些场馆的再利用度有多高?闲置比例有多大?那些为了2022年冬奥会和2019年男篮世界杯要再次兴建或者翻新的场馆,是否有了更成熟的计划去再使用?人们问我,2019年男篮世界杯对中国篮球的影响有多大。我不知道,我知道的是,中国篮球现在最需要的是管办分离,俱乐部产权明晰,完成真正的职业化,彻底打开市场,和教育进一步结合,打通青少年参与者的晋升之路。无论有没有男篮世界杯举办权,这些都是刻不容缓的题目。经验告诉我,中国,只会从上向下改变。
当然,中国又赢了。让我们鼓掌,让改变发生。
2019年男篮世界杯赛的举办权,又拿在了中国的手中。一周之内,冬季奥运会和男篮世界杯申办双赢,中国体育的声势仿佛连珠炮响。
我不知道,各位关注申办的朋友们(可能有些朋友根本没有关注)在中国赢而又赢的一刻,是怎样的心情。是兴奋的一跃而起,还是像我一样的平静。我平静,不是因为我不开心,是因为我这个人就是一直平静——是因为在我的心里,中国一定会赢。一周之内的连续两次申办,也许是中国体育在申办大赛历史上难度最小的一次挑战。中国面对的两个对手,从冬奥会的哈萨克斯坦(阿拉木图)到菲律宾,在宏大而极速发展的中国面前,都是小国寡民——我并未怀有丝毫的不敬,但这就是事实,国小,人少,市场潜力和赞助商认可度不够,且没有被证明过的举办大赛的经验。在两个申办的战场上,中国如同一架庞然的战车,驶向硬实力明显不足的对手,结果可想而知。
请注意,我一点都没有忽略申办代表团努力的工作和其他部分全力的保障,带着足够的诚意,完成出色的准备和陈述,是你赢得胜利的先决条件。我的两位好朋友,徐济成老师和姚明先后驰援两大战场,两战两捷,用大姚的话说,如同罚球两罚两中,既风尘仆仆,又信手拈来,居功至伟。我的意思是说,任何一个国际组织在决定把顶级规模的大赛放在哪里举办,他们首先考虑的三大问题一定是,第一,硬件条件如何,是否能够在最顶级的硬件设施上给比赛最好的呈现;第二,举办方是否有足够的经验能够证明,他们能够安全、圆满地组织一届大赛,确保万无一失;第三,举办国的市场有多大,能够多大程度地开发本土市场,以及是否能吸引足够多的赛事赞助商。在这三个决策者最关心的问题上,无论是哈萨克斯坦还是菲律宾,都无法在同级别的舞台上与中国一战。申办男篮世界杯的时候,菲律宾国宝帕奎奥作为申办大使站台,与姚明一决高下,两个人的体型,就是胜算的最直观体现。
如果说在申办冬奥会的时候,中国由于在冰雪项目的普及和参与度上确实不够还信心有限,在申办男篮世界杯的时候,中国几乎尽在掌握。菲律宾试图以声势压人,菲律宾申办团是大队人马,上下50多人,用大徐的话说,比中国多去了半个排。在陈述的时候,菲律宾一方也慷慨激昂。但现实就是,当你越有信心的时候,你的表达往往越平和,越娓娓道来。和菲律宾相比,中国不但有硬件的支持和足够的大赛举办经验,也有骇人的数字支撑——中国有3亿人打篮球,我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这个数字,但就像在资本市场上讲故事时提到的用户量,只要你愿意相信。
现实就是,菲律宾人真的热爱篮球,他们也许是世界上最热爱篮球的国家,专注程度甚至超过了美国。在两年前的亚锦赛时,我在马尼拉度过了半个月时间。菲律宾人对篮球的狂热,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而且,那是不分男女老少的狂热。在菲律宾的书店里,有大量的体育书籍,而其中的绝大多数是篮球。在去年,中国放弃购买外卡参加首届男篮世界杯的权利后,菲律宾国内在男篮世界杯的总转播时长世界第一,而收视人数仅次于东道主西班牙。菲律宾人热爱篮球,就像哈萨克斯坦人亲近冰雪,但在体育商业化的这个时代,这些都难以匹敌中国的人数、市场和硬件。
男篮世界杯将在北京、南京、武汉、苏州、广州、东莞、深圳和佛山八座城市共同举办。说到硬件设施的水平,这真是让人叹为观止。广东的四座城市里,三座拥有CBA球队,深圳也即将在今年成为东莞新世纪男篮的新主场。武汉,曾经在2011年举办过亚洲男篮锦标赛;南京,曾经举办过规模如奥运会一般的全国运动会;北京——拥有五棵松体育馆。以中国的城市体量和近年来修建的体育场馆设施,寻找出八座城市举办男篮世界杯,易如反掌。一位体育场馆运营方面的专家告诉我,中国有10座城市的场馆设施足以独立举办奥运会,这在世界舞台上绝无仅有。这不是骇人听闻,数一数过去几年间曾经举办过全国性、亚洲甚至世界性综合运动会的城市,屈指算来,就知所言不虚。
接下来,就是我真正想说的了。一届大赛的举办,有时是民众的期待,有时是政绩的狂欢。各位可以看一看,如此大规模、大范围兴建的顶级体育场馆,在大赛结束之后的命运如何?在我们这个既没有系统的学校体育,也没有真正的职业体育的国度里,这些场馆的再利用度有多高?闲置比例有多大?那些为了2022年冬奥会和2019年男篮世界杯要再次兴建或者翻新的场馆,是否有了更成熟的计划去再使用?人们问我,2019年男篮世界杯对中国篮球的影响有多大。我不知道,我知道的是,中国篮球现在最需要的是管办分离,俱乐部产权明晰,完成真正的职业化,彻底打开市场,和教育进一步结合,打通青少年参与者的晋升之路。无论有没有男篮世界杯举办权,这些都是刻不容缓的题目。经验告诉我,中国,只会从上向下改变。
当然,中国又赢了。让我们鼓掌,让改变发生。
 

体坛网微信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