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体坛网 > 体育新闻 > 篮球 > CBA > 正文

杨毅:为马布里拍部电影 讲述励志传奇和北京故事

2012-04-04 14:42:10 来自: 体坛周报 杨毅 我要评论(0) 字号:[]

  当五棵松体育馆的灯光熄灭,大门关闭,我站在这栋巨大的建筑前,长长地吐了一口气。此时此刻,就像该在电影院里起身离席了,片尾的歌声响起,银幕落下,心中满是叹息。

  这就像一部电影。我指的不是这场CBA历史上影响力最大的总决赛,我说的是,马布里的人生遭遇。即便再杰出的编剧,也写不出这样跌宕的剧情,把一切好莱坞式的元素,和中西方的文化浇混在一起。只有命运,能做出这样的安排。这是一部活生生的电影,任何一位有职业癖好的摄影师和导演,如果他们了解马布里的故事,都会激起他们创造和重现那些画面的激情。在那个夜晚,我仿佛听见了导演在上苍中的指挥,听见摄像机转动的声响,回放着这部人生之剧的那些瞬间。

  电影开场的情景,应该是身穿纽约尼克斯3号球衣的马布里,从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的场地上走了下来。他们刚刚赢得了一场争夺季后赛资格的关键之战,他神情骄傲,满是笑意,正聆听着球迷们的呐喊。还没有走进更衣室,一名球队工作人员向他冲了过来,告诉他:“你的父亲在看台上心脏病发作了,上半场就被送到医院了,快去医院看看!”刚刚30岁的马布里瞪大了眼睛,一把抓起了这个小伙子的衣襟:“上半场!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?”小伙子被他吓着了,瑟缩着慌忙答道:“是……艾赛亚(总经理微笑刺客托马斯)……不让告诉你的……我们需要赢下今晚的比赛……”马布里像扔一个口袋一样,把他扔了出去,飞奔向了甬道的尽头。

  下一幕,是在白色的,触感冰冷的医院里。通道里没有人了,只有马布里,坐在靠墙的长凳上,把头深深的埋进了手掌里。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个小时——在他冲到病房里的时候,医生告诉他,他的父亲已经停止了呼吸。医生用白色的被单,遮在了他父亲的脸上,把那张病床推向了医院深处。马布里心头的时间仿佛已经静止,他的眼泪像泉水一样淌下来,然后化成了怒火。他想在托马斯——这个本已与他不睦的总经理身上钉上一万只箭,他们都是纽约人,都是纽约之子。但此时,已经不共戴天。

  接下来,色调应该转成灰暗。马布里枯坐在他的家里,距离他父亲的辞世,已经有半年的时间。他对总经理托马斯的抗议和挑战,已经以他全面的失败告终。纽约尼克斯已经将这位球队头号球星、那一季NBA薪资最高的球员打入冷宫,托马斯组织了众多的纽约媒体——纽约是美国媒体的中心,疯狂地攻击马布里,把他彻底塑造成了一个魔鬼。他从一个被朝拜的巨星,变成了人人唾骂的对象。他难以承受这样的变化,仿佛失去了心智。他开始自暴自弃,他在网上直播自己的生活,他吃凡士林……他让人们相信,这的确是一个疯子。但每当他从梦中醒来,他丝毫也不快乐。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坍塌了,他从小的热爱——他赖以生活的根本,那枚橘色的篮球,扔在房间的墙角,沉默着。他再也不想看到它,不想摸它。直到有一天,他在电脑上查到了一封邮件,一支来自中国的球队,山西,希望邀请他去那里打球。他犹豫和彷徨,他从未去过远东,他不了解那里的一切。他已经许久没摸过球了,他不知道,自己是否应该在另一个世界里重新开始。

  然后,是一辆出租车,载着马布里,开往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。他手上拿着飞往中国的机票。在这一天,纽约人读到了《纽约每日新闻报》上的文章,标题是《马布里前往中国,他即将毁灭那里的篮球》。人们讪笑着丢开报纸,世界之都,依然在灯红酒绿之中。

  在地球的另外一边,山西太原,武宿机场。马布里和接他的朋友推着行李走出来,突然间,他听到了阵阵呐喊。他看见了黑压压的数百名球迷,被成群的武警们隔开,向着这边跳跃,挥舞着手臂。他听见了三个音节的喊声,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。同行的朋友告诉他,“那是你的名字,他们是来迎接你的球迷”。在那一瞬间,他晦暗的双眼闪出了亮泽,“我?他们来接我?”,他仿佛呆在了原地。他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地方,知道他,期待他,需要他。他难道不是纽约的那个魔鬼了么?他难道会被拥抱么?山西队的官员,想一路护送着他突破球迷的重围,冲上中巴,他却只想站在原地,闭上双眼,倾听着久违了的呼喊。当那辆中巴启动,他趴在车后端的大窗上,他看见了球迷们在车后面追赶,继续对他挥手。他双手扒着车窗,对这些陌生的中国人挥手。这是他在中国的第一夜,这是永生的记忆。

  在影片进入一个小时的时候,马布里已经来到他命中注定的城市——北京。距离在太原那一夜,时间已经过去了接近两年。他已经更了解中国,能熟练地使用筷子,能用中文点餐。他在山西和佛山两支球队效力过,单场攻下过55分,已经赢得了整个联赛里的声誉。但此时他已经知道,只有北京,才是真正他应该来到的舞台。这座城市,就像他的家乡纽约;但这里的人,却对他满含笑意——在地铁上,在公园里,他看到了这一切。当北京男篮的总经理袁超拿着他签字的合同走出房间时,他再次把球深深地埋进手掌里,大声地哭泣起来。

  在最后,35岁的马布里,被队友们抛向了五棵松体育馆的上空,18000人向他欢呼朝拜。他曾是叛逆的纽约之子;而现在,他是北京的灵魂。

  这是我思绪和记忆中的画面。我想说的是,马布里经历过的一切,已经完全超出了体育的范畴——这不仅仅是一部体育影片,这个故事里充满传奇、励志,也有中国的宽容和北京的精神。在这里,一个美国人改变了自己,从独狼化作政委;在这里,人生展现了被需要有多么幸福,彼此尊重有多么重要。马布里应该有一部电影,这不仅仅是关于马布里,而是人生的意义。

  列位影视公司的大鳄和导演们,这个剧本里没有“尿点”——动手吧。

编辑:唯一的童童 关注他的微博

抢双色球史上最优惠套餐 | 大乐透亲民加奖